移动版

主页 > 华宇娱乐平台新闻 >

华宇娱乐一屋两家三姓人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一屋两家三姓人》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于2004年6月21日播出的家庭电视剧,由潘嘉德监制,黄国辉编审,马德钟宣萱李逸朗潘晓彤潘迪丘梓宏谢宛婷等主演。

  该剧讲述音乐教师兼住家男人顾家源与邂逅大情大性的电视编导谷慧庭一见钟情,火速结婚。但两人还未完全适应新婚生活,便成为五个外甥的“父母”并负起管教重任的故事。

  五子母亲于数年前的一次交通意外之中不幸丧生, 谁知大半年后, 眼看大家的哀伤期正要过去, 五子父亲竟于此时发觉自己身患末期癌症, 命不久矣。五子父亲不想子女接连遭受父母双亡之沉痛打击, 于是想出了一个戏剧性处理方法, 向五子谎称远赴非洲不毛之地, 参与 无国界医生 的工作,一心等待长子成年之后, 才把真相告知。

  原是一对追求浪漫的年轻恋人, 二人一见钟情, 火速结婚。谁知顾家源、 谷慧庭尚未适应新婚生活, 便要肩负起监护、 管教五个不同年纪子女之重任, 以致二人迅即由新婚夫妻“三级跳”而成为五子的“父母”。

  由于源、 庭无论在性格、 工作、 适应、 以至对五子的管教方面均有所矛盾, 致使夫妻关系于不知不觉之间出现暗涌。

  五子在顾家源、 谷慧庭照顾之下, 过着颇为开心快乐的生活。由于顾家源一直假借五子父亲之名, 与五子保持通信, 且利用先进的电脑技巧, 不时寄上五子父亲在非洲“工作”之生活照片, 加上庭亦分别在五子生日之时, 以五子父亲名义送上各种悉心挑选的生日礼物, 因此, 五子对于父亲参与“无国界医生”工作之事, 深信不疑。

  顾家源为了能尽心照顾其亡姐遗下的五名子女,包括长子方颖仁、二女方颖仪、三子方颖礼、四子方颖智及幼女方颖信,甘心放弃教学理想,选择在琴行教琴为生,其妻谷慧庭于电视台任职导演,为人豪爽,不拘小节,工作虽然忙碌,仍坚持尽量每日抽时间回家与众人一起吃晚饭。家源向一众外甥宣称其父于非洲行医,慧庭却担心谎言终会被拆穿,内心不安。颖礼、颖智参加校内合唱团,颖智不满老师罗艳芬将他编于女同学中间,却被一同学嘲笑他与舅父同样娘娘腔,颖智竟动手打人,而颖智亦因而瞧不起家源,认为他有失男士尊严,更误会他是吃软饭,慧庭得悉他的看法后,向他作出解释,却未能令颖智释怀。慧庭姨母甄丽芸,与前夫Pacino离婚多年,仍常有来往。丽芸指两性角色混淆会严重影响小朋友日后性取向,慧庭闻言,立即坐言起行,刻意改变两夫妇的平日习惯,以为可灌输正确性别教育给五人,却因而身心疲累,众人也大吃苦头。颖智经历此段日子后,终学会欣赏家源的优点,而家源亦不介意放弃事业,只求照顾五名外甥至长大成人。

  颖仁、颖智发现慧庭借回来的数码相机内有父亲于非洲的照片,却不见了父亲,大感疑惑,慧庭惟有砌词掩饰。丽芸与Pacino的离婚纪念日,恰巧与家源、慧庭结婚纪念日同一天,丽芸痴缠地与Pacino庆祝,家源却带同五名外甥跟慧庭上酒家吃特惠套餐。家源忘了买结婚纪念礼物给慧庭,心生一计。家源带有纪念意义的蜂蜜雪糕往电视台探班,惜慧庭忙于工作。是夜,家源再买雪榚与慧庭在厨房悄悄享受二人世界,没料到颖智竟以为有贼入屋,报警处理。慧庭从家源好友兼编剧朱国亮口中,始知自己辜负了家源的一番心意。五名外甥知道家源、慧庭为了他们放弃二人世界,遂筹集零用钱买邮轮套票给二人。颖礼、颖智在家中玩耍,乐极生悲,颖智脱不下套在头上的钢煲,恰巧丽芸带同新男友曹三纲博士前来,三纲苦思替颖智解围方法,不料,颖智竟意外脱险,众人为免家源担心,着丽芸保守秘密,惜家源终发现颖智受伤,更决定放弃上邮轮,并将船票转赠丽芸,慧庭失望。家源为了慧庭,终想出节衷办法,却苦了丽芸。

  家源陪国亮和颖仁到电脑商场买电脑和电子辞典,国亮对于家源毫不吝啬买了部贵价电子辞典给颖仁,感咋舌,颖仁即表示会好好读书报答家源及爸爸有为,家源听到他提起有为,不安。颖礼与颖智看见慧庭送了圣诞礼物给颖信,嚷着也要,还要求“魔界斗士”电脑游戏超强版,家源认为太过暴力,只让他们选择砌图或模型,二人感没趣。慧庭认为家源过分严厉,况且一年只有一次圣诞节,不过分。颖礼和颖智放学回房,喜见一盒电脑游戏光碟。慧庭看见二子兴高采烈在打机,恍然是家源口硬心软所为。颖礼与颖智羡慕同学马克勤打爆了“魔界斗士”,刚好艳芬将慧庭多给了一百元的旅行费还给二子,克勤怂恿说愿意以一百元卖“魔界斗士”给他们,二子心动。家源得悉二子擅自用了一百元买游戏光碟,大发雷霆,慧庭做和事佬反被家源责骂,二子见状立即认错。校际篮球决赛日,家源夫妇来捧场,惊悉艳芬与对手的队长艳芳是姐妹。球场上双方争持激烈,最后决胜时,颖仪与艳芳因撞球而相撞,艳芳被撞倒地上弄伤左手右手,颖仪一方则反败为胜。艳芳右手骨断了,家源认为胜利不及人命重要,坚持颖仪去道歉。颖仪到医院,艳芳怒赶她离开,颖仪感难堪。家源质问颖仪有没有去道歉,颖仪不忿说自己没有错。国亮指责家源的管教方法如军训,会物极必反,更危言耸听,家源感心寒。家源遇见艳芬,知道颖仪曾到医院,暗责自己错怪她。家源看见颖仪闷闷不乐独坐在篮球场一角,向她道歉,又说有错就要认,不管对方接不接受,颖仪闻言若有所思。

  家源的恩师叶Sir在周六开告别音乐会,慧庭却忘记了,于是着希善更改时间表,更不惜捱通宵完成,结果在音乐会内睡着了,还打鼻鼾,家源尴尬又愤怒。家源从希善口中知道慧庭为出席音乐会而捱了三晚通宵,心知错怪了她。家源问三子的理想,颖信说要做小贩,不用跟哥哥争食,颖智则希望日日打爆机,颖礼却支唔以对,家源鼓励说“有志者事竟成”,颖礼似懂非懂,颖礼上体育堂时,无论跑步、投篮等均是最尾,感自卑。颖礼受艳芬鼓励,回家后独自去跑步,颖智知道后取笑他,颖礼自尊受损。颖礼看见颖仁埋头读书,大赞他聪明一定可以达成理想,成为医生,慨叹自己一无是处。慧庭因工作经常受制肘,欲离职转投电影界,家源以她不能协助照顾五子为由,极力反对。艳芬给家源看颖礼的周记,始知颖礼梦想成为一名出色的体操运动员。校长蓝绮媚一见家源即邀请他回来教合唱团,家源心动。监制常满仓表示让慧庭拍摄五集精装台庆剧,慧庭雀跃地提议返大陆拍摄,当知道编审是国亮,即与他针锋相对。家源得悉慧庭终有机会拍台庆剧,替她开心,决定放弃教合唱团。家源等带颖礼及颖智到体育馆,让二子跟丽芸的前夫焦洋学习体操。丽芸受颖礼的毅力感染,决定跟三纲结婚。家源欲向绮媚请辞,绮媚却向学生宣布家源每星期只能教三节课,家源愕然。颖仁在家中温习,接到坟场职员电话,惊悉亡母坟墓旁的死者竟叫方有为,顿感晴天霹雳。

  颖仁听到坟场管理员说有为是在四年前下葬,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家源焗出蛋糕给五子分享,奇怪颖仁不在 家,三子还谈及当年有为带他们到海洋公园玩的情况,惟独颖信毫无印象,嚷着要等有为回来带她去一趟。此时颖仁回来,激动地大叫爸爸已死,更撕烂有为的照片,四子难以置信。家源与慧庭无奈说出有为患了癌病,到美国求诊时托孤的情形,可惜有为最后客死异乡。颖仁等对二人隐瞒爸爸死讯,极度不满。翌晨,家源身体不适仍强要为五子弄早餐,慧庭劝他休息,由她送五子上学。五子待慧庭离开即联袂去坟场拜祭有为。接着到快餐店大吃一餐及去海洋公园玩。慧庭接五子放学时惊悉他们逃学,四处寻找但不果,犹豫是否告知家源之际,喜见五子乘的士回来,着五子静静地回房,以免吵醒家源。家源突然扎醒,知道已是七时多,强扑起来煮晚饭,慧庭劝他再休息一回。慧庭煲粥给家源吃之际,艳芬突然到访,查问颖礼、颖智是否身体不适才缺席及送上二子的家课,慧庭无奈说谎替二子掩饰。慧庭送走艳芬后转身,惊见家源 在身后,家源追问五子逃学为何瞒着他。颖仁到书房,家源质问他为何逃学,颖仁忍不住指他不是爸爸,无权管他们,家源怒掴他一巴掌,颖仁、慧庭及躲在门外的四子均呆住。翌晨慧庭起来,发现五子不知所终,大惊失色。

  家源惊闻五子离家出走,挣扎下床去找他们却晕倒床上。急症室内,医生指家源感冒引致耳水不衡而晕倒,着他留院观察,但家源坚持出院去找五子。家源与慧庭向五的同学打听他们的下落,无功而回。家源心情烦躁地怪责慧庭没有好好代他照顾五子,慧庭感委屈。另边厢,颖仁带四子到茶楼饮茶,四子开心地不停吃家源禁止的煎炸食物。颖仁又带四子去机动游戏场大玩特玩,由起初兴高采烈到意兴阑珊。颖仁惟有带他们去快餐店叫炸鸡及薯条,三子却说怀念家源的蕃茄薯仔汤,颖仁气结。颖仁到酒店租房,由于他未满十八岁遭拒,众彷徨之际巧遇三纲。三纲听到五子离家出走,心中吃惊但不动声色,还顺着五子指责家源夫妇不是,又恐吓五子在公园露宿的可怕,颖仁与颖仪灵机一触,决定到丽芸家暂住。丽芸答应收留五子,但表明要五子打扫家居换取住宿,颖信嚷着要听故事才肯睡觉,丽芸竟讲鬼故事,吓坏颖信。翌晨,颖礼、颖智嚷着肚饿,颖仁惟有煮面给二子吃,但二子嫌三嫌四。颖智不小心打破丽芸唯一的金唱片,丽芸破口大骂后离家。颖仪发现颖信发高烧,颖仁找到退烧丸,颖信却嚷着要吃提子味药水,颖仁硬要灌她吃药之际,丽芸带着家源及慧庭回来,颖信一见慧庭即哭着扑上前,其余三子也相继续扑入二人怀里。颖仁向家源道歉,家源将有为生前录下的影碟给五子看,五子边看边流泪。

  家源、慧庭带五名外甥拜祭双亲,各人更向亡父、亡母许下承诺,而颖仁等五兄妹亦接受父母离世的事实。家源为国亮隐瞒因兼职而迟交稿,惜被慧庭识破。颖智牙痛,颖仁为肩负兄长责任,带颖智、颖礼做牙齿检验,不料事情竟有意外发展。家源应约见国亮,慧庭猜出国亮的意图,国亮不满。颖礼、颖智不慎令慧庭的电脑感染病毒,向颖仁求助。慧庭发现档案被删除,追究责任,颖仁竟独揽罪名,却被家源发现撒谎。家源对颖仁难以推却兄弟请求,身同感受。国亮假装被高利贷追债,向家源借钱,惜被发现破绽,家源勃然大怒,最终仍借钱给他,气煞慧庭。颖仁接颖礼、颖智放学途中遇劫,颖智埋怨颖仁没本事。颖仁重遇贼匪,机智报警,更协助警方瓦解了一专向学生埋手的犯罪集团,获颁发好市民奖,颖智即对颖仁改观。家源未能兑现国亮所开期票,怒不可遏,国亮惟有向他展示自己悔过的诚意,并将借来的金钱用途告知。慧庭指国亮初学电脑写稿,虽仍只能交一半稿件,已算有进步,家源欣慰。慧庭代步的电单车被窃,选购新车时,重遇初入行时追随的导演高志修。志修转投电影界后,成绩斐然,慧庭亦甚崇拜他,所以当志修提议她出外发展时,慧庭不无心动。慧庭为购新车作决定时,却接通知失车已被寻回。

  慧庭不眠不休的翻看志修的旧作,不料最后两集被国亮借去,随即要家源取回。国亮指志修乃慧庭初恋情人,又说二人曾客串幕前更戏假情真,家源不信。颖仁邻班一插班生廖茵茵获一杂志选为封面女郎,颖仁亦被其吸引,素来暗恋颖仁的阮小惠,不悦。颖仪无意中发现淑芳为储钱购新手表赔偿给艳芬而在卡拉OK兼职,决借钱给她,惜发现存款不足,遂向慧庭求助。慧庭被上司削减预算,有感公司不支持自己,不满。慧庭闻志修在邻厂接受访问,即赶往见偶像,志修乘机邀请她出任其副导演,慧庭犹豫。家源侧闻颖仪电话谈话内容,遂跟踪她,却错往一色情网吧,更被误为嫖客带返警署。丽芸决定与三纲结婚,三纲虽知识渊博,却甚拘泥传统,令丽芸不胜其烦。家源回家,质问颖仪为何有钱借给别人,慧庭挺身维护她。慧庭对现时工作意兴阑珊,决定辞职,但仍未决定是否担任志修副导演。家源从国亮口中方知慧庭辞职,对慧庭与志修的关系开始动摇。慧庭不满家源翻看自己当年与志修的亲吻镜头,感不被信任。淑芳被学校发现她携名贵手表回校,艳芬质疑手表来历,淑芳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后从颖仪来电,始知错怪淑芳,经颖仪调解后,两姊妹终修好,家源亦从此事顿悟到要对妻子有信心。

  慧庭虽已辞职,仍因责任心,表示要完成手上工作。颖信被颖智笑指不再爱锡亲母,难过,慧庭开解她。慧庭怀疑有了身孕,告诉丽芸,丽芸认为她事业刚有新转机,替她不值。慧庭随志修回家,了解其工作习惯,对志修有重新认识。家源受国亮怂恿,欲制造小生命来绑住慧庭的心。慧庭被通知其工作已由希善取替,虽感不满,仍勉励希善一番。慧庭失落地告诉家源验出有了身孕,家源大喜过望,慧庭却指与家源婚后,多番变故令自己大失预算,一腔怒气向家源发泄。颖仁等对慧庭有了身孕表现雀跃,更争相替未出生婴儿取名字。颖信在学校排练‘灰姑娘’广播剧,因而担心慧庭会像灰姑娘后母一样,只爱锡自己的儿女,颖仁开解她。颖仁发现茵茵有男朋友,顿感失落。家源为迎接新生命,决定买家庭车,颖信认定他贪新忘旧,不悦。颖仁等协助颖信彩排广播剧,颖信却责众人不认真,慧庭遂接替担当后母角色对白,颖信被其逼真表现,吓呆。慧庭义助希善进行后期制作,无暇回家与颖信彩排,颖信终说出内心恐惧,慧庭恍然。慧庭刚通宵完成工作,本打算赶往电台支持颖信参加的广播剧比赛,不料志修突然召开临时会议,更不许众人对外联络。慧庭迟迟未至,颖信以为慧庭不再理会自己,于录音时一时感触,痛哭起来。

  慧庭、家源得悉有孕一事中空宝,家源反过来安慰慧庭。五名外甥得悉慧庭没有婴,大失所望。家源为合唱团伴奏时,无意中触动了艳芬的情绪,令她失声痛哭。原来家源所弹的调子,令艳芬忆起其男朋友未能兑现的诺言。众人一起吃自助餐庆祝圣诞节,家源与慧庭争取二人片刻相处时间,不料国亮因重遇初恋情人钱敏姿,突然嚷着离去。颖仁发现茵茵的男朋友原来是其亲兄,放开心头大石,此时,天际降下白雪,众兴奋。众人回家安睡,家源、慧庭以为可享二人世界,志修却突携大师作品光碟到来与慧庭分享,家源无奈。国亮为兼职写电影剧本卖桥,女主角竟是敏姿,老板为迁就她要国亮更改结局,国亮不满。慧庭从志修助手口中,发现他突然“闭关”,且放弃了现有剧本,顿感难以配合。丽芸为结婚戒指问题与三纲发生龃龉。颖仪看出小惠妒忌茵茵,颖仁却不明所以。众人准备庆祝大除夕,家源因大学同学移民在即,无奈稍后才与众人会合,不料瞥见艳芬泣不成声,遂上前关心她。慧庭巧遇志修,邀请他与众一起庆祝。颖仁与颖仪因参加学校舞会,赴会途中因人潮而未能赶及与家人庆祝,而三纲亦因弄错地点,未能与丽芸共度佳节。颖仁、颖仪在人潮中见艳芬倒数后吻向家源,愕然。

  慧庭向家源索回迟来的新年贺吻,却又担心寓意不祥。颖信与同学交换新年礼物,更仿效众人于除夕夜行为,吻向身旁的同学,被同学们取笑。丽芸因除夕夜被Paccino一吻,质疑自己嫁给三纲的决定,并向慧庭讲出她与Paccino离婚的原因。艳芬感家源刻意回避自己,主动向他澄清,却不慎勾破家源颈巾。志修打算为新戏往外地取景,慧庭经分析后,建议前往拉斯维加斯。颖仁接受颖仪提议,跟小惠说清楚彼此关系,小惠被当面拒爱,难受,更因此迁怒颖仪。茵茵无意中发现颖仁对其所售慈善曲奇珍而重之,感动吻向他,却被颖仪看见,颖仪责兄为新欢伤害小惠。艳芬亲自编织颈巾给家源,家源却讹称颈巾是自己买的。慧庭为免家源多疑,决隐瞒只得自己与志修二人前往美国睇景。颖仪、颖仁担心家源与慧庭感情被第三者介入,决以行动助二人,惜事与愿违。家源试探慧庭会否坦白说出真相,结果令他失望。家源察觉颖仁、颖仪行为有异,遂向二人打探,颖仁和盘托出。颖仪一时口快,在丽芸、慧庭面前说出家源颈巾是艳芬亲手编织。丽芸婚礼中发现婚戒不是原本拣选的款式,大发雷霆,家源、慧庭上前调停,却演变成二人互相指摘。三纲解释戒指改变的原因,丽芸大感心甜,有情人终成眷属,惜家源与慧庭心结难解,慧庭更决定暂搬离家。

  慧庭以看守丽芸家为名,搬到芸家暂住,家源不置可否。希善劝慧庭为家源着想,提议她回家说清楚,慧庭拒绝先作主动。颖仁、颖仪向家源道歉。国亮怂恿家源与慧庭离婚,大振夫纲,家源不悦。丽芸两名前夫Pacino与焦洋受托开解慧庭。家源致电慧庭却接不通,失望,后从颖仪口中得悉原来慧庭透过电话向颖信说故事。家源经Pacino规劝下,决定向校长蓝绮媚提出辞去合唱团工作,绮媚不知袖里,着艳芬跟家源详谈。艳芬被艳芳指摘破坏别人家庭幸福,艳芬始知家源呈辞原因。家源、慧庭因感情问题,终日心不在焉。志修迟迟未展开拍摄,助手Paul受电影投资者的压力,又感志修不肯与众人配合,终与志修闹翻。志修终得悉慧庭与家源感情出现问题,劝她冷静处理。艳芬向家源道歉,希望家源继续合唱团工作,甚至愿意辞职令家源释虑,家源终想通,不再顾忌别人想法。慧庭、家源互相挂念对方。小惠见颖仁与茵茵有讲有笑,不快,化悲愤为食量,颖仪见状舍命相随,二人终和好如初。众人挂念慧庭,颖仪与颖信夹计,令家源积极挽救与慧庭的感情。家源、慧庭分别购下一出慧庭欲看很久的电影戏票给对方,惜阴差阳错下二人误以为被对方退回戏票,结果,志修跟慧庭、艳芳与家源在电影院大堂相遇,夫妻误会更加深。

  颖智因不忿被一同学取笑娘娘腔,为此打架,却不慎弄毁一女同学的劳作。希善对慧庭表示颖信可能会渐渐习惯了失去她的日子,慧庭不安,后接颖信来电,华宇娱乐一慧庭释怀。国亮以家居爆渠为由,暂居家源府中,家源为免国亮及其行李沾染细菌,着他进行消毒。家源发现颖智因拒绝道歉而受罚,教训他,国亮却认同颖智做法,颖礼见两人教导截然不同,困惑。国亮偷偷使用主人房浴室,颖信却以为慧庭回来,吓至大哭,国亮为安抚她与众人,答认想法子让慧庭回家。众人依照国亮计划行事,没料到颖信竟偷偷吃下会令自己敏感的榴梿糖,家源终发现是国亮的诡计,怒斥他,国亮呼冤。颖信坚持见慧庭才肯吃药,家源却未能联络慧庭,苦恼,幸得艳芬相助,终哄颖信吃药。慧庭赶回家,却见颖信在艳芬陪伴下安睡,失落。慧庭与家源为家庭与事业取舍问题再起冲突。颖智与女同学因一句道歉,冰释前嫌,颖礼感叹道歉的效用强大。敏之被电影老板太太误会是狐狸精,当众被她掌掴,国亮不忍,上前替她解窘。敏之为当初抛弃国亮而道歉,国亮呆住。家源接慧庭来电指要接颖仪、颖信到丽芸家暂住,激动不已,国亮竟劝他主动向慧庭道歉,化解冲突。家源焗制蛋糕准备向慧庭道歉,惜阴差阳错下,苦心白费。

  家源在看更鲁年鼓励下,欲找慧庭亲口道歉,惜发现她已外出。志修向电影投资者动武后不知所踪,慧庭于网吧找着志修,志修终痛苦地说出得到奖项与成就后的压力。颖礼、颖智同情体操班一女同学孙芷淇没人陪伴玩耍,遂央求家源让他们陪她,颖智不满小丑叔叔偏宠芷淇,指他对芷淇另有所图。茵茵退学准备赴日本受训,并将自己最新灌录歌曲CD给颖仁。家源发现颖仁反覆听茵茵的歌,劝他应以学业为重。Paul为影片能否如期参加下月影展履约,与志修闹翻。志修随慧庭回家,以另类做法煮蕃茄蛋,颖信大乐。颖信说故事给志修听,志修竟因而有所顿悟。丽芸因三纲从未说出一句“我爱您”而嚷着要跟他离婚,慧庭指家源亦从没对自己说过此话,丽芸难以接受。茵茵问颖仁有没有留意CD中歌词,颖仁支吾以对。颖仁找慧庭倾诉,慧庭将自己的经验与他分享后,颖仁决定往机场跟茵茵表白,茵茵心甜。志修终决定沿用第一版剧本开拍新戏,众舒一口气。芷淇随小丑叔叔入休息室,其母鲁淑美发现,声言报警追究,小丑无奈表露身分,原来正是淑美父亲鲁年。家源得悉慧庭支持颖仁与茵茵拍拖,不满。三纲送礼仍未能安抚丽芸,慧庭见他一句我爱您始终说不出口,怒赶他离开。家源为颖仁一事前来找慧庭,二人再起冲突。

  大除夕将至,慧庭、家源超市相遇,家源淡然地叫慧庭回家吃团年饭,慧庭却只说会考虑。志修的电影投资者戴展洪被怀疑利用投资电影洗黑钱,遭警方扣查,志修气愤。颖礼、颖智受鲁年所托,送生日礼物给芷淇,碰壁,恰巧发现慧庭前来找淑美,如获救星。原来慧庭为志修觅新电影投资者,遂找旧同学研究剧本的版权的合约问题。芷淇得悉鲁年将回乡长住,难过。颖礼、颖智期望慧庭早日回家,将心愿写在挥春上张贴全屋,家源明白二人用意。家源质问国亮是否准备在其家中长住,国亮无奈说出真相。志修心灰意冷,决定往美国休息散心。淑美突因公事赶回公司,芷淇不快,往找鲁年不果,遂向颖礼、颖智求助。丽芸不慎弄伤头,慧庭不忍要她孤单地留院过年,答允陪她。除夕早上,颖礼、颖智失踪,家源发现芷淇的小手袋,相信他们往火车站找鲁年。此时,慧庭送颖仪、颖信回家,得知此事,即与家源往找三人。家源、慧庭终在街上找着颖礼、颖智,家源经不起众人哀求,答允先让芷淇找鲁年才知会淑美。淑美赶往火车站,鲁年为当年抛下她与其母一事道歉,劝她不要为了事业抛下芷淇,淑美终原谅鲁年,一家人回家团年。慧庭接丽芸来电,指自己已出院并与三纲和好,慧庭遂留在家中与众人吃团年饭,却发现没有汤丸,家源心生一计。

  家源得知慧庭考虑随志修赴荷里活发展,不悦。大年初一,众人互相恭贺,家源等往丽芸家拜年,慧庭乘机问二人和好经过。志修回港将房子卖掉,并准备与慧庭一起大展拳脚,慧庭表示要考虑。颖仁回校上研讨会,竟见茵茵出现,茵茵央着颖仁陪自己游玩,颖仁无奈。颖仁见茵茵有异,终得悉她其实是偷偷从日本回港。家源等在游乐场碰上颖仁、茵茵,回家厉言教训颖仁,表示爱情与学业不能两者兼得,正如家庭与事业只可选择其一,慧庭不悦。慧庭往取机票遇三纲与丽芸,奇怪二人新婚即为事业分道扬镳,三纲说出个人见解,慧庭心有决定。众闻慧庭决定赴荷里活半年,颖信不依,家源竟指慧庭只是说笑来安抚她。慧庭不满家源利用颖信向自己施压,认为他其实是针对志修。家源、国亮与志修相遇,国亮直问志修是否对慧庭有意,国亮不忿被志修指是九流编剧,跟他扭打作一团,家源分开二人时,弄伤志修。颖信从放蝴蝶回大自然得到启发,决支持慧庭往荷里活拍戏,慧庭感动。志修对慧庭表示因工会问题,今次不能与她合作,慧庭失落。颖仁见茵茵在舞台上才找到自己,忍痛向她提出分手,并劝她回日本继续受训,做一位出色歌手。慧庭终发现志修的决定,其实只是国亮与家源搞鬼,一怒之下决定离家,往荷里活追求理想。

  自慧庭离开香港后,家源终日茫然若失。家源购置镜头让五名外甥透过互联网与慧庭保持联系,自己却借故离开。国亮于便利店遇敏之与其姨甥司马光,敏之突接电要洽谈新剧角色,请求国亮代为照顾光仔。光仔不满国亮说敏之坏话,使计作弄他。颖仪欲参加双人花式溜冰比赛,惜家源头脑守旧,担心她被占便宜,更指她可能会改变主意,颖仪不快。颖仁替受伤同学止血时,发现自己原来惧怕见血,既难过又沮丧,恐怕继承父亲悬壶济世的理想不能实现。慧庭因往大峡谷取景,暂时不能与众人联络,三纲自告奋勇代慧庭说故事给颖信听,颖信却情愿跟丽芸学扮靓,拒听他的科学故事。三纲知道家源挂念慧庭,劝他主动与慧庭和解,惜家源拒绝接受。颖仁素来是学校模范生,家源突接报指他因被取笑怕血而与同学打架,大感意外,却又不懂如何开解他。颖仪因家源不肯答允让她报名参加双人花式溜冰比赛,与他起冲突;此时,颖信因慧庭所赠金鱼被颖礼过度喂饲而亡,放声痛哭,担心慧庭因此不回来。家源心力交瘁,艳芬开解他时,发现他发高热。众人从艳芬口中知家源不适,向家源致歉并承诺不会再给他添麻烦,家源惊讶众人表现。国亮奉命买金鱼给颖信,颖信感激家源。家源闻艳芬弹奏一曲,知她终放下了感情包袱。

  家源因临时出席观摩音乐比赛,将颖信交托丽芸照顾,颖礼、颖智则随国亮回电视城交稿。颖信感填色作业沉闷,竟拿丽芸的化妆品往面上涂,又羡慕丽芸涂指甲,丽芸心生一计。颖仪欲隐瞒练习溜冰时扭伤脚踝,终被发现后,家源对她表示要互相信任与坦白。家源决定以电邮与慧庭联络,却遭国亮取笑,并请缨帮忙。颖礼、颖智仿效国亮与同事的粗俗说话,绮媚经过闻言,震惊,家源指摘国亮。国亮要求敏姿载他一程弥补光仔的不礼貌对待,途中敏姿突感腹痛,光仔一时情急,揭露二人母子关系,国亮愕然。敏姿住院,国亮带光仔回家留宿,光仔不慎将茄汁溅在颖仁手上,颖仁面色一变。光仔得悉颖仁苦恼因怕血而不能当医生,开解他,家源认同光仔意见并鼓励颖仁。国亮怀疑光仔是自己儿子,找家源商量,但当被问及是否准备负上父亲责任时,国亮逃避。颖智从蛛丝马迹亦怀疑国亮与光仔关系,光仔却懂性地体谅国亮不跟自己相认。光仔对国亮表示将来也要学他做个好编剧。国亮突向敏姿求婚,敏姿知道他为负责任才有如此决定,拒绝。敏姿答允光仔与国亮上契,并表示二人可母子相称,不用再隐瞒关系,光仔大乐。颖礼、颖智于音乐比赛中表现出色,虽最终落败,家源仍予以肯定。国亮接讯指慧庭在大峡谷发生意外,家源等震惊。

  家源担心慧庭伤势,决定翌日赴美,是晚,各人均担心慧庭而睡不着,颖礼、颖智祈求不同的神灵,为慧庭求平安。颖仁弄热鲜奶给家源,没料到竟与弟妹同心,颖仪知道大家难以入眠,建议一起接纸鹤替慧庭祈福,家源感动。艳芬得知家源赶往美国探望慧庭,遂送颖礼、颖智回家,国亮却此时才起床。艳芬见状,请缨帮忙做饭及打理家务。国亮发现艳芬将大小家务办得妥妥贴贴,对她产生好感。家源到步后即赶往医院,找不着慧庭,紧张,后从Paul口中得知志修因保护她而撞断脚,家源感激志修,并与他冰释前嫌。家源随Paul到摄影厂,见受了轻伤的慧庭已开始埋首工作,决定不打扰她。家源到慧庭住所,想象她在异地生活的孤苦景况,屋两家三姓人心痛。慧庭回住所以为有贼入屋,后发现是家源,既惊讶又感动,家源向慧庭道歉,二人和好如初。丽芸忽闻Pacino与一年轻女子Moon堕进爱河,不快,后经Pacino解释,终释怀。家源与慧庭经此一役,恩爱更胜从前,志修亦感吃不消,家源见慧庭平安,决返港照顾外甥。丽芸往家源家见艳芬,不悦。家源终返家中,众人喜获礼物,艳芬对家源所赠的八音盒,十分喜欢,丽芸看在眼里。丽芸欲向慧庭告密,遭三纲阻止。丽芸为监视家源,决定每天往他的家,家源初不以为意,后才明白她的用意。

  家源发现国亮与艳芬偷偷拍拖,惊讶,却答允替二人保密。丽芸对艳芬在家源家俨如女主人般,不悦。光仔突然改口称呼国亮做“阿爸”,三纲解释他这种表现,果然光仔正担心敏姿与UncleGeorge结婚。艳芬见国亮紧张敏姿婚事,不快,国亮忙加解释,却被光仔听到二人对话。丽芸着艳芬不要破坏别人家庭幸福,艳芬却会错意,令丽芸误会加深。慧庭悄悄回港,准备给众人惊喜,不料听到丽芸与三纲对话,心下一沉。慧庭偷偷回家放置复活蛋及礼物给众人,不料却发现主人房浴室垃圾桶中竟有验孕棒,震怒。颖仁发现慧庭从远处偷看颖信放学,却不肯与颖信见面,更从丽芸口中察出端倪,回家与颖仪商量。家源买金鱼回家取代颖信不见了的金鱼,不料原来的金鱼却好端端的在鱼缸中,大感奇怪。颖仁、颖​​仪打算使计令慧庭与家源见面,适得其反,家源知慧庭误会自己与艳芬关系,对着正被困于升降机中的慧庭解释,慧庭难以入信。光仔闻国亮要娶艳芬,释去慧庭疑虑,大表不满,后经颖仁等开解,终接受父母各自再婚的决定。颖仁等协助家源往找慧庭,惜迟来一步,家源赶往机场,却因超速驾驶被截,终赶不及起飞时间,家源失落回家,众人安慰他。翌晨,颖仁等发现家中有很多精致复活蛋,以为是家源准备,家源大感疑惑。

  乐天知命,随遇而安,虽没有滔天鸿图大志,但却有勇于承担的责任心。为了坚守承诺照顾亡姐的五名子女,不惜辞退薪优位重的教职,全心全意留守家中,以教养五子成材为己任,典型好好先生,住家男人。由于是家中幼子,自小在女人堆中成长,养成较为芝咪麻利性格,及至专职凑养五子,本来的“师奶”个性更加变本加厉,得以发扬光大,在五口之家之中,一直扮演着严厉母亲的角色,时刻提点督促五子定时作息,努力学业,有时显得矫枉过正,长气吣气。

  属于大情大性、豪爽、疏财仗义、乐观积极、友善随和、喜怒易形于色之辈;唯独在事业方面却胸怀大志、坚持理想、自强不息、自信执着、百折不挠。本性崇尚自由,喜过无拘无束生活,推而广之,亦希望孩子们可以在没有压力的环境下成长,可是由于工作时间关系,以致照顾孩子时常有疏忽。

  品学兼优、处事认真、做事自动自觉,从不会令别人担心,做事条理分明,只要认定目标,便会坚定不移、永不放弃,自小立志继承父业,做一个出色的医生,所以对自己成绩要求很高,学业一直名列前茅,但由于太专注于学习,虽然身为长兄,管教及照顾弟妹的责任,却落在二妹仪身上。

  大开大合,从不矫情造作,活泼好动,一身运动服是其标记打扮,闲时则喜穿着不同标语或图案的松身T恤以表达自己信念,人生目标极其明确。具备积极乐观、意志力强、坚毅不屈,严守纪律等基本运动员条件,但爽朗豪气、健谈开朗、热情诚恳、不拘小节、胸无城府、乐于助人、冷静决断、有责任心、有自我牺牲精神,是属于挥洒自如、阳光灿烂型的运动员。黑白分明、富正义感、不平则鸣、原则性强;然而有时候因为太过得理不饶人,变得过份固执。

  馋嘴为食,胸无城府,思想单纯,只要见到美食当前,便会实时抖擞精神,忘尽烦忧。冒失论尽,大头虾无记性,因此每每要付出更多心神和时间用功读书,无奈资质平平,小小脑袋根本难以负荷沉重功课压力,背书永远错漏百出,默书永远写错白字。加倍用功读书,成效依然一般。对弟妹疼惜爱护,时常希望可以做个好哥哥,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每每闹出连篇笑话。身型肥胖笨拙,常常成为同学取笑对象,但仍乐观豁达,凡事实话实说,从来不懂得讨便宜、讲大话,是百份百的诚实小孩,但有时却会因而吃亏被欺负,却无损善良本性。

  顽皮好动,聪明而懒惰,疏于功课,平常以攻打计算机游戏为乐,自命计算机小神童,经常打爆机。智又更自恃长得精灵俊朗,讨人喜爱,得天独厚,因此养成不劳而获习性,饭来张口,从来没有烦恼。古惑鬼马,倔强执拗,明知理亏仍不肯轻言道歉,却往往黑狗得食,永远要善良的肥仔三哥白狗当灾。由于疏于纪律,往往与二姐仪冲突争拗,斗气顶颈,无日无之。

  家中老么,淘气、活泼且精灵的得意妹,由于年纪最小,备受各人的关爱照顾,却因为缺乏同龄玩伴而内心孤寂,缺乏安全感,虽然万千宠爱在一身,却不想被当作是不懂事的小孩,故意扮大个,道理多多,且每有惊人之语,一语道破众人谬误之处,皆因熟读电视剧集对白,电视迷。

  《一屋两家三姓人》带出一个这样的主题:家庭角色中并没有特定的“性别分工”,在戏中有一个儿童合唱团,人生就好似合唱团,高音有高音的位,低音有低音的位,各有所长,组合起来就会很和谐。这部戏不是讲男女追求的戏,不会有太多感情的大起大落,它的着眼点是家庭和小孩子,感觉会舒服一点、亲情一点,适合普罗大众。宣萱马德钟走“女强男弱”的模式,老公一身“师奶气”,老婆却是豪爽派的女强人,这样的组合令观众感到新鲜。

  ./span

  电视剧《肥田喜事》第1集(优酷视频版/2004年)片尾字幕43分46秒至44分23秒

  电视剧《肥田喜事》第1集(优酷视频版/2004年)片尾字幕43分45秒